追蹤者

網頁

2010年9月22日星期三

棒球的發源地與起源

棒球是誰發明的?雖然美國人堅信棒球是由他們發明的,但綜合各種資料來看,棒球是由英國傳進來的「ROUNDERS」及「TOWN BALL」兩種運動演變而來,但真正的發展則是美國本土的不斷改進才能成為今天的盛況。

而日本棒球的起源呢?過程是這樣的:「一八七一年日本人牧野伸顯赴美留學,在美國的三年時間牧野學會了棒球,學成歸國後,在開成學校(現東京大學前身)和外國(美國人)一起打棒球,而據說這就是日本棒球的起源。」(註十一)。

(註十一):戶部良也「棒球東遊記」(86)P140。

敘述這兩段美日棒球起源的目的在於說明,許多運動在當地從無到有的推展,大都是「從外而內」的力量促成,而台灣棒球的源頭,台灣第一支棒球隊的成軍,日本人就是扮演這種關鍵性的摧生角色。

最早從日本本土傳來的運動並非是棒球,「也不是為了身心健康的其他運動項目,而是因應台灣抗日活動下、為了治安上所需要的『練武』性質之運動,這和當時的時代背景,亦即在兵荒馬亂的情況下,實施所謂的體育活動是不可能之事實相吻合,也可以理解。」(註十二)。

在劍道、相撲等武術性質的項目成為日本人初期佔領台灣的唯一「運動」之後,隨著台灣本島政經及治安的穩定,過去拿球棒做揮棒練習卻被誤視為歹徒的情事,已經慢慢在台灣消失了,而日本人也開始「走出戶外」去重視他們最喜愛的棒球運動,這差不多是一八九七年左右的事情了。(註十三)

(註十二)(註十三):蔡宗信「日據時代台灣棒球運動發展過程之研究」P.16

然而,從一八九七年「出現」的棒球,對台灣人而言仍是陌生甚至是接近可怕的地步、「當時的台灣人,對於棒球運動仍然是十分的陌生,尤其是對於打擊動作與姿勢感到驚奇與不解,這和過去台灣人從未接觸過新式體育運動,從未接觸過棒球有關。」一般的台灣人「不敢」打打棒球,這種情況一直到一九二七年蘇正生就讀嘉農時仍是存在的,他是這麼回憶的:「我最初是網球隊員,棒球碰都沒碰過,為什麼沒有碰過,因為不敢。那時候棒球,日本人口中的『野球』,根本沒有幾個人敢玩,因為聽說棒球很硬,打在身上會把人打死,『會打死人的東西』有誰敢去碰呢!所以只有日本人自已在玩。」(註十四)

(註十四):曾文誠「職業棒球雜誌」108期。

一九二七年以前的台灣,棒球只有日本人在玩,除了經由蘇正生口述所得之外,另一證據是西肋良朋在「台灣中等學校野球史」中對一九二八年嘉農首次參賽有如上的文字介紹:「這是前所未有的球隊,因為它充滿了『在地味』,球隊當中除了日本人之外,還包括了高山族及漢民族。」注意「前所未有」這四個字,也就是說起碼在正式的史料中,在一九二八年之前看不到有台灣人組隊或參與棒球賽的記錄。

日據時期初期台灣人不打棒球,除了陌生、害怕之外,另一主因是日本人的心態。早期的日本人是不肯教本地的台灣人打棒球,那是因為「極東奪冠賽(亞運會前身)首度舉行是在一九一三年,棒球從第一屆開始就列入正式比賽項目。中國在第五屆(在上海舉行)才參加比賽,而且還是召集到夏威夷經商奮鬥的華僑所組的棒球隊伍。僅就棒球而言,基於台灣人是中國人子孫的理由,日本人根本沒有意願教台灣少年打棒球。」(註十五)

(註十五):鈴木明「令人驚訝的台灣棒球」。

這種日本人不教台灣人打棒球的狀況一直到嘉農棒球隊出現為止。所以若就歷史的角度來看,嘉義農林這支棒球隊對台灣棒球史的價值在於它將「台灣人」放進了棒球之中,而關鍵人物則是近藤兵太郎。

如前所述近藤兵太郎曾擔任過日本棒球名校松山商、嘉義農林、新田、愛媛大學棒球隊教練,是位有五十年指導球隊經驗的教練,名人堂選手藤本定義、森茂雄都曾指受過他的指導。大正八年近藤以教師的資格渡海到台灣就任嘉義農林野球部的教練 ,在鈴木明所著的「令人驚訝的台灣棒球」一書中描述到台灣之後的近藤其夢想是「將無人理睬的台灣棒球隊伍帶到甲子園,讓日本人驚訝一下。」

而此書中也提到「近藤為了達到這個目標(帶台灣球隊進甲子園),他的腦海裡全然不在乎(球隊)是日本人、台灣人或是阿美族,近藤用他的雙腳繞行走遍台灣全島,只要是有潛力的少年,就帶回自己的學校。」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